ERIC投資理財論壇

關於部落格
本論壇提供最新投資理財資訊,經濟情勢分析,國際市場新知導讀,幫您過濾有用訊息,引領您進入最有效的投資殿堂!
  • 204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陶冬:2017年世界經濟,記住這十個日子

陶冬:2017年世界經濟,記住這十個日子

瑞士信貸私人銀行高級顧問陶冬 31 日於個人部落格發文,提醒投資人注意 2017 年十個重要日子,全文如下:
2017 年 1 月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

特朗普在美國大選中勝出,是 2016 年國際政治領域最大的黑天鵝事件,特朗普的政策當屬 2017 年最大的不確定因素。美國股市疊創新高,市場對特朗普新政的期待甚高。在經濟政策上,特朗普新政聚焦於基礎設施建設和減稅,估計 3-4 月可以見到特朗普財政計劃的細節,他如何找到足夠多的資金來填補預料每年超過 1 萬億美元的財政敞口仍是未知數,而此對美元走勢、美國債市、聯儲政策、全球資金流向均至關重要。同時特朗普對華貿易政策的取態,對中國經濟乃至全球貿易也極其重要。

2017 年 3 月法國總統選舉

上次法國中間偏左與偏右兩大主流政黨聯手,才絞殺了國民陣線的選舉勝利,避免了法國政壇的一場衝擊。在此之後,極端政治勢力在歐洲全方位崛起,恐怖襲擊陰霾籠罩法國,現任總統政績不堪回首,英國意大利選民在公投中說 No。瑪麗 - 勒龐目前大幅領先於其他競選對手,幾乎肯定進入第二輪選舉角逐,如果她當選法國總統,歐洲聯盟面臨坍塌,歐元出現生存危機,這可能對歐洲金融機構構成系統性風險,可能令全球市場的風險溢價飆升。

2017 年 3 月英國啟動脫歐程序

英國脫歐公投後,政府在啟動里斯本第 50 條款上並不積極,因為他們發現歐盟並沒有給他們討價還價軟脫歐的空間。梅政府最終決定 2017 年 3 月啟動脫歐程序,不過談判過程估計會非常漫長。這個談判在 2017 年可能會製造出不斷的新聞,衝擊歐洲選舉,製造市場亂局。英鎊已經貶值了許多,不過英國經濟的下滑才剛剛開始。英國在歐洲市場的地位一日妾身未明,海外投資就會止步,資金流失就會不斷。

2017 年 5 月伊朗總統選舉

伊朗選舉並沒有引起多少市場關注,不過其結果對地緣政治、石油市場可能是巨大的。魯哈尼在過去三年中,緩慢地改變了伊朗的政治軌跡,最終實現了伊美核協議的歷史性突破,凸顯出他溫和、務實、變通的特點。但是他也受到保守勢力(尤其是來自革命衛隊)的強大壓力,又受到特朗普撕毀核協議的威脅。目前看來,魯哈尼獲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的支持,但是如果他一手主導的核協議猝死,則伊朗選舉面臨新的變數,中東局勢面臨新的變數。

2017 年 5-6 月石油價格

OPEC 時隔八年首次達成減產協議,石油價格低位反彈。及至年中,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重組大體完成,進入 IPO 前的準備階段,需要油價助興。更重要的是,油產品的需求已經明顯復甦,原油供需重現平衡,石油市場由流動性驅動轉向市場供求驅動。原油價格在 2017 年能否更上一層樓,對股市重要,對新興市場資產重要,對全球通貨膨脹前景及央行政策更重要。

2017 年夏季央行政策

2016 年第四季度,全球貨幣政策已現拐點。美國加息,歐日變招,中國收縮流動性,全球範圍內債券利率大幅上揚。這個趨勢在 2017 年上半年還會持續,不過筆者認為央行需要在年中重新審視其貨幣政策的走勢和有效性。屆時,特朗普的經濟政策已經成型,中國的金融風險日漸積聚,歐日經濟增長下滑,各國政府所談的財政刺激到底兌現了多少,貨幣政策能否繼續休息,一切都會變得清晰。2017 年夏季,應該是全球 QE 之後各國央行下一個決斷日子,而此對全球流動性、資產價格十分重要。

2017 年 10 月德國大選

默克爾是世界上最後一位仍屹立著的以自由主義為核心政治理念的執政政治家(小國領袖不算),她的政治情懷以及在歐債危機中的中流砥柱,為其贏得了時代雜誌 2015 年封面人物。但是她的難民政策給她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在近期地區選舉中一再敗北。這位歐洲戰後最重要的政治領袖將尋求第四次連任,也很可能遭遇滑鐵盧。德國反移民、疑歐情緒空前高漲,默克爾的傳統盟友已經衰落,且看德國選民會不會用選票發出 No 的怒吼。默克爾如果失腳,德國勢必減少對歐盟、歐元的承諾,金融市場由此所承受的衝擊估計是巨大的。

2017 年 10 月中共十九大

中國領導人有一代兩屆的習慣,不過這次的中期換屆中可能的人事變化應該多過平常。十九大將徹底樹立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對中國的改革進程至關重要。十八屆三中全會為改革設定了基調,但是之後的進展並不順利,雷聲大雨點小。究其原因,地方政府與國企出於利益考慮,在執行上多不作為。強勢領導,是中國推進改革不可缺少條件之一,也是筆者對十九大的期待。

2017 年 X 日通貨膨脹

宏觀風險仍在積聚中。QE 政策實施七年有餘,各國央行均面臨變招的壓力,但是經濟和市場如何適應貨幣環境的改變,目前尚不得而知。2017 年新浮現的變量是通貨膨脹,美國的工資和中國的生產者物價都已呈現加速上漲的趨勢,石油價格也明顯回升(以非美元的本國貨幣計算更是如此)。如果通脹壓力出現,則整個宏觀環境的假設需要重寫。

2017 年 Y 日市場風險

流動性主導的資產價格狂飆,已經將市場環境推到了極端的水平,其中美國股市、中國房市和全球債市的估值尤其令人咂舌。極端的估值帶來極度的價格波動,這在過去一年已屢次出現。筆者的問題是,牛市的終結何時到來。

2017 年仍是充滿變數的一年,選舉與地緣政治隨時可能爆出新的黑天鵝事件。不過變數的重心,似乎從政治移向經濟與市場,筆者密切關注央行動態,留意通脹走勢,準備市場的大起大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